【游天府】德阳旌阳:孝泉有座笑语晏晏的姜公坟

如果不说,你绝对想不到这是一处坟。

人声鼎沸,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个个笑脸盈盈。在外围一圈回廊飞檐下,是一桌一桌的龙门阵。方桌上摆着茶壶和茶杯,人们闲适的围坐在一起,男人们大声地交谈着、笑着;老人们在阴凉处轻摇着蒲扇闭目养神;年轻的情侣们,小伙子翘着二郎腿搂着姑娘的肩高谈阔论,姑娘一边听着一边赞许着点头;小孩子突然从椅子上跳下来,大声尖叫怪笑着跑开,一个孩子带动一群孩子,汇成一列嘈杂热闹的小火车从人群中打闹嬉笑着横穿而过,把父母的随口喝止甩在脑后……

旁边停着大大小小的农用车、摩托车,那些纵横乡路的骑士们看来并非住在附近,而是从更远的地方专程而来,赴这一场热闹非凡的休憩、生机勃勃的闲暇。

而在这片空场的中央,离热闹的人群几步远的地方,是四个圆顶的坟堆。

围砌的砖石斑驳,坟头的草青翠而茁壮,那是极有生气的绿,和周边树木的绿连成一片,荫蔽着这场欢声笑语的集会。

游览过很多成为景点的坟墓,大的小的,旧的新的,真的假的,收门票的或者不收门票的,虽然形形色色,但一个基本的共性是,这里是逝者的地界,要恭敬,要安静,要肃穆,就算逝者"不介意",生者多少也会心存芥蒂。

但从来没有想过,生者能以这样轻松愉悦的姿态踏足一座坟墓,就像是去老朋友家游园赏景,选上好天气,骑着摩托带着妻儿从临镇专程来叨扰,一番叙谈欢腾,主宾尽欢而散。

坟叫姜公坟。姜公坟在孝泉镇,孝泉镇在四川德阳。德阳名气最大的是三星堆,举世闻名,算是别处见不到的独家。

但是孝泉,哪个地方没有几处以忠孝冠名的地界呢?修几座庙宇,建几座祠堂,只要中华民族对忠孝道义的推崇不变,这样的人文景观无论摆在哪里都不会唐突,但也难免成了像景区旅游纪念品一样千篇一律的无趣所在。

但这笑语晏晏的姜公坟,绝不千篇一律。

姜公坟葬的是东汉人姜诗一家,姜诗和其妻庞氏,因孝亲而名列二十四孝。

孝泉"的地名也由此而来。这个故事在今天看来,其中的婆婆未免有些不近人情,而且整个故事也不符合女权主义的"政治正确",但是其中包含的亲情元素与举家和睦的愿景,千百年后依旧有着打动人心的力量。

姜公坟的四座坟,最大的是姜诗父母的合葬墓,稍小的是姜诗和庞氏的墓,最小的是孩子安安的墓。这样的一处家族墓,今天孝泉的人们并不认为这是一处萦绕着森然鬼气与怨气之地,而是把它看做一个安详和美的所在。

大概人们也是在潜意识里觉得,这是孝亲和美的一家,悲戚、怨念与冷清不属于这家人,生死皆然。是道德的力量,让人们超越了对生死一线的本能恐惧。在这里,彼岸世界也有了现世的温度和情意。

如今,姜公坟也不只是一座坟了,经过建设成为了一个大景区的一部分。譬如姜公坟边就是姜孝祠,其功用和内涵从名字上也可一目了然。而出入姜孝祠,在牌楼外面的一个小广场上,还搭有舞台一座,常有"孝文化节""孝文化展示表演"上演。但这样的表演,恐怕换一处再搭一个舞台,演出来的也是大同小异;倒是在这舞台背后的广场上,又是一派老少欢聚、其乐融融的景象:姜孝祠的广场和姜公坟一样,成了孝泉的一个地标,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举家休闲之所,逐渐将这姜孝祠前变成了一个欢乐的全民大公园。

小孩子驾驶着各色的玩具电瓶车,欢笑着尖叫着互相"飙车"追逐;带孩子来的家长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一边余光瞄着自己的孩子,一边互相交谈着家长里短、市井轶闻。

另一边,传来阵阵音乐声,年纪稍长者在这里开起了露天舞会,这一圈是欢快振奋的健身舞,那一圈是柔情蜜意的交际舞。健身舞或曰广场舞,在别处见怪不怪了,但是"交际舞"这种颇有历史感的舞蹈,倒是有很多年不曾在露天的场合见到。

看着那些体态已不再年轻的舞者们随着旋律翩翩起舞,突然让人意识到,他们的需求不仅仅是广场舞式的"强身健体",他们依旧有着情感上的追求和寄托。这样一个"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场合,不正是一场关于亲情、关于和睦、关于""的绝妙演绎吗?

据说,这姜公坟连着姜孝祠,大部分都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重修的,这并不意外。坟也好,祠也好,不管寄托了再恒久的精神与价值,都难免有荒芜倾颓的那一天,若不翻修,则很快消逝在历史的尘埃中。但如果这精神与价值融入了老百姓的生活与日常,那么无论经过多久,它都是活生生的。

责任编辑:谢勋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