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孤岛上,那些身影从未离开———绵竹市金花镇党政干部危急关头带领群众抗灾自救纪实

  5月12日—— 一个世人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地震灾难,使地处绵竹市西北的金花镇遭受重大损失,曾经富甲一方的美丽山乡几乎被夷为平地,通讯、交通全部中断,受灾群众人心惶惶。在与世隔绝的96个小时里,金花镇党委、政府的一批年轻干部勇敢地承担起了抗灾自救的重任,始终与父老乡亲们生死与共在一起,使这个生命孤岛的抗震应急工作运转自如,没有骚乱,没有恐慌,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天塌下来也要回去,全镇父老乡亲都在那里!”
  5月12日中午,金花镇党委书记耿垣合正在绵竹市区处理公务,突然间大地剧烈摇晃,他的心顿时缩成了一团:金花镇地处深山,绵竹地震如此强烈,金花会是什么样?他不敢再想下去,立刻驱车借道遵道,想从此地就近进入金花镇的玄郎村了解情况。
  然而,当他进入玄郎村的地界时,眼前的情景让他惊呆了:这个以生态旅游闻名遐迩的沿山乡村已经成为一片瓦砾,路面断裂,山体滑坡,不时有直径过米的巨大山石夹杂着泥沙砸下来,车也陷在了路边。当他执意要徒步进山时,附近的村组干部和乡亲们劝阻说太危险了。这个一向以态度和蔼而广受群众赞许的年轻书记头一回发了火:“怕危险就不回去了?!天塌下来了也要回去,全镇父老乡亲都在那里!”
  从玄郎村到金花镇政府所在地的公路已经被毁坏,车无法开进,只能徒步翻越海拔一千多米的凤凰山。大地还在不断抖动,大大小小的石块不时从山上滚下来,不少山体已整体塌方,现出大片裸露的岩石,一些地方需要跳跃山路断口,一个闪失就会尸骨无存,每一步都在与死神擦肩而过。土地岭、凤凰村……下午5时许,满身尘土的耿垣合终于到达目的地,直奔镇中心小学,已经受伤的镇长向军和班子成员、镇上干部正在实施救援。见到耿垣合,几个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声音也哽咽了:“耿书记?你怎么上来的?”
  耿垣合脱下已经破烂的外套摆摆手:“啥都别说了,赶快组织抢险救灾!”说罢,就和几个干部分头下到最危险的地方察看灾情,紧急组织救援。

  “联系不上外界,我们就得先靠自己!”
  此时的金花镇已经满目疮痍,所有建筑物全部垮塌,镇政府5名工作人员不幸遇难,学校教学楼的废墟下压着上百名孩子,通讯、交通、电力全部中断,一河之隔的什邡市蓥华镇两个化工厂发生液氨泄漏,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异味,脚下的大地还在不断颤动……怎么办?怎么办?!
  镇党委一班人从巨大的震惊中冷静下来,他们十分清楚,当务之急是救人治伤,安定民心!耿垣合与镇长向军、副书记唐清焰、副镇长张坤友、副镇长蔡玉、党政办主任陈玉贵等人简单商议后,镇抗震救灾领导小组成立了,由企事业单位和镇机关人员组成的抢险救灾队组建了,首先在竭尽全力抢救学校废墟下师生生命的同时,派干部分别下到金花场镇街道和各村组,与街道和村组干部一道组织抗灾自救。
  大地震后的金花,到处是断壁残垣和废墟瓦砾,镇党委、政府的领导和干部们冒着危险一处一处查看灾情,一家一户地统计伤亡人数;无家可归的群众需要住所,他们紧急动员镇机关党员、干部和职工组织收集塑料布、帆布等物资帮助搭建临时帐篷;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中断了,几个班子成员碰头,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我们坚信,上级党委、政府一定会来救援我们的。但如果一直与外界失去联系,我们就得先靠自己自救!”大家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只要你们安全了,我们就放心了!”
  各项抢险救灾处置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但形势仍然不容乐观:余震不断发生,一河之隔的什邡市红白镇液氨罐、硫酸罐随时可能发生大规模泄漏甚至爆炸;高处山体滑坡将河沟堵塞,积水和雨水已形成堰塞湖,危机一旦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必须马上疏散撤离群众到山外!”耿垣合带着几个镇干部一方面忙着布置雨后高温天气的防疫处理工作,一方面积极想办法联系附近镇乡落实群众撤离问题。很快,一批又一批村民有组织地开始向什邡市的蓥华镇、绵竹市的广济镇方向撤离。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呆了一辈子的故土,镇干部们便不厌其烦地上门劝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眼睛熬红了,声音沙哑了,终于一个个地做通了老人们的思想工作。金山村3组群众不愿离开,耿垣合挨家挨户做工作。一个村民说:“你和镇里的干部们不走,我们就不走!”他回答说:“你们都有一家老小要照顾,我是单身一个人,你们必须先撤!”大家终于动员乡亲们逐步撤离了随时都有可能发生险情的地方,几天几夜没有合过眼的几名镇干部们站在金花大桥头,目送着大伙儿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一些村民见镇干部们不顾自身安危地为他们日夜奔波,关切地问:“书记、镇长,你们啥时候撤啊?”他们淡淡一笑:“快了,只要你们安全了,我们就放心了!”
  直到挥手的身影已经在远处模糊,凝重再次写在几个班子成员的脸上。耿垣合看了看疲惫不已的干部们,语气坚定地说:“分个工,下面还有几个村的群众需要撤离和安置,我们几个干部一人联系一个,现在就去!”几个被安排进山的干部离开了,剩下的干部继续留在金花场镇对学校实施救援,同时组织抢运伤员。

  “有党委政府在,乡亲们就有了主心骨!”
  5月14日,救援部队经过艰苦跋涉突入金花场镇,绵竹市抗震救灾指挥部救援组也随后赶到。
  5月15日,大批救援物资和志愿者到达金花镇。
  5月16日,中断了4天之久的通讯终于恢复。
  ……
  撑过了最艰难的96个小时,生命孤岛的金花镇已经不再孤独,最让外界担心的金花镇损失惨重,一片废墟,但主动积极的救灾措施和稳定的社会秩序却让进入这里的人感叹不已。当大批救援部队和救援物资源源不断到达金花镇时,也正是镇干部们更忙的时候:每天都和救援部队一起进行系统搜救,及时分发救灾物资,继续转移受灾群众,困了打个盹,饿了啃饼干;磷矿山200多名矿工在矿长的带领下转移出来了,三江村龙保坪40多个村民被救出来了,被困长达8天8夜的伤员群众也被直升机接出来了……镇干部肖池双的儿子在教学楼跨塌时遇难,他抹了把眼泪,简单处置了儿子的后事,安慰了一下家人就奔往安置受灾群众的现场,几天几夜不眠不休;耿垣合的母亲远在山西,一直联系不上儿子,好不容易打通镇政府工作人员的电话找到他,老人还未说话便泣不成声,同样深感内疚的耿垣合只有一句话安慰母亲:“妈,我还好,别担心了。”
  耿垣合和他的同事们至今没有回过自己的家,一直睡在小棚子里,特大地震带给金花镇的打击是致命的,他们说还没到休息的时候。再普通不过的一群乡镇干部,再寻常不过的一帮年轻人,再不愿意重现的生死96小时,再动人不过的抗震救灾奇迹……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或许,正像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对得起责任,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只要镇党委和政府在,乡亲们就有了主心骨!”
  他们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而且还要一直做下去,因为他们是脚下这片土地的基层乡镇干部,是乡亲们的主心骨!

责任编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